第一季第4集:世界本原探寻:毕达哥拉斯学派及

13888898888
德赢vwin客户端 关于我们
企业优势
产品中心
公司动态
成功案例
行业动态
资质荣誉
工程业绩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德赢vwin客户端 > 成功案例 >

第一季第4集:世界本原探寻:毕达哥拉斯学派及

发布时间:2018-11-08

  对于“世界本原”的研究曾是传统哲学尤其是西方古代哲学的核心命题,而自笛卡尔(Descartes)和培根(Bacon)以来的西方近代哲学由于对“认识论”命题的关注,似乎已经不再关心这一问题。“依赖于模型与信念的实在论”明确了现代科学哲学不再追究“世界本原”,转而强调对于外在世界的纯客观的精确描述。但是,在现代性反思中,世界本原问题又重新回到了哲学视域。

  从传统哲学视角来看,苏格拉底(Socrates)哲学可谓是整个希腊哲学史的思想枢纽。可以讲,没有苏格拉底,就没有完整的希腊哲学思想史。正如,法国哲学家让·布伦(Jean Brun)曾讲:“整个西方文化都是苏格拉底和基督教的遗产。”[1]然而,我们并不能确证谁是真正的苏格拉底?同时关于苏格拉底的一切几乎都要通过柏拉图(苏氏的学生及其哲学“代言人”)的著述得知。众所周知,苏格拉底的哲学是一种伦理学意义上的思辨哲学和政治哲学,而非科学哲学。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Cicero)曾讲:“苏格拉底把哲学从天上拉回了人间。”因为苏格拉底致力于反思自我,关注他人,追问人类如何生活,而不去争辩世界本原。由于雅典律法代表公共宗教和城邦利益,这使得代表个人伦理和自由实践的苏格拉底竟然在以自由、民主著称的雅典,因公民集体意志的决议被杀。从而在希腊民主思想史上,酿成了令后人遗憾的悲剧性“罪行”。

  毕达哥拉斯学派①[(Pythagorean School),又称南意大利学派]不仅是西方哲学史中的第一大流派,也是西方美学史上最早探讨美的本质的学派。以数本原(有定形)、和谐观(秩序性)、灵魂论(有灵说)为核心的毕达哥拉斯学派,对政治哲学、自然科学、宗教信仰等多个领域都有不同程度的研究及影响。值得一提的是,法国学者马泰伊(Mattei)从“认识学和正义学”[2]的角度对毕达哥拉斯及其学派也进行了别有建树的研究。毕达哥拉斯最早发现著名的“黄金分割率”(Golden Section),提出“勾股定理”,并把数视为万物本原,提出“万物皆数”(All is Number)这一数本主义哲学信条。该学派哲学家菲罗劳斯(Philolaos)指出“万物既不仅仅由一种有限构成,又不仅仅由一种无限构成,世界结构和其中的一切都是由无限和有限的结合而形成的。”[3]他们认为有了“数”②才有几何学的点、线、面,才有立体空间所衍生的水、气、火等。一切自然现象及规律均服从于数,并由数决定。长久以来,毕达哥拉斯及其学派关于“世界本原”的哲学观念曾引发过激烈争辩,一些科学主义者甚至认为其中不乏违科学的荒谬成分。倘若“数即万物”的理念见仁见智,那么讲述事物的发展或演变规律遵循着某种数学逻辑的言辞则就差强人意了。不仅因为毕达哥拉斯学派是自然科学中富有生命力的思想资源,同时现代科学也确实在探究自然界的数理规律中获得了长足的进步和广阔的空间。

  米利都学派的和谐自然思想为毕达哥拉斯学派的和谐论奠定了思想基础,和谐与对立存在互存关系,这明显带有一定的辩证法意识;他们强调理性思维和逻辑秩序,力主以秩序规则确定秩序世界。数是音乐和谐的基础,进而引导出“数量关系的和谐(比例、均衡、秩序、中和、尺度等)是造就一切美及和谐事物的普遍规律。”数不仅是真实存在和客观实体,也是“和谐之美”的生成基础。事物的完美状态是要不断趋向和谐的过程;数的内部及其之间在对立统一中最终达到和谐的理想状态。这种试图以“数量关系”③解释一切自然与社会现象的理念,既具有强烈的理性主义精神,又带有鲜明的神秘主义色彩。

  毕达哥拉斯学派的哲学思想影响了柏拉图(Plato)、普洛丁(Plotinus)④、哥白尼(Copernicus)等众多哲学家、美学家、科学家。此外,他们对于“变”与“不变”的讨论以及以数量的比例关系来探寻艺术的形式美的观点也影响了现代主义艺术,尤其是以康定斯基(Kandinsky)、蒙德里安(Mondrian)、马列维奇(Malevich)为代表的几何式抽象艺术。正如,康定斯基在《论艺术的精神》(1911年,德文初版)中延续毕达哥拉斯学派的美学观点,进而认为“数是一切抽象表现的终结。”[4]本原不是物质元素,而是数理逻辑;数量关系和形式结构是一切事物的基础。这不仅开启了以形而上学的角度认识事物的抽象本质,也促进了人类抽象思维的发展。

  在探寻世界本原这一命题上,毕达哥拉斯学派与“米利都学派、艾菲斯学派、爱利亚学派”[5]等早期的希腊哲学流派存在着鲜明的分歧。例如,米利都学派⑤批判理性传统,并以自然物质论证世界本原,奠定了自然哲学的思想基础。该学派的泰勒斯(Thales)提出“万物源于水”(肯定性),水是自然结构中最根本的物质,并决定自然的起源。阿纳克西德曼[(Anaximander)首次使用“本原”这一概念]认为“万物的基石是无定形”(否定性);阿纳克西米尼(Anaximenes)指出“气是万物的始基”(否定之否定)。艾菲斯学派认为“变化是一切不变的核心”。该学派的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被公认为辩证法的奠基人,他宣称“火是万物的始基”,火产生一切,一切都复归于火,永恒的火是富有思想的,并且是世界的原因。

  在古希腊哲学的“繁盛期”⑥,多元学派的恩培多科勒[(Empedocles)流射说]综合希腊早期的自然哲学进而提出了“四根说”,他认为世界存在四种最原始的元素,即土、水、气、火,其性质和质量永恒不变,且不能相互转化。原子论者德谟克利特(Demokritos)受阿那克萨戈拉(Anaxagoras)“种子说”的影响,提出比“流射说”更具科学性的“影像说”。同时他带着一种蒙昧的科学眼光认为“万物的本原是原子”,并指出原子是不可分割的物质微粒,宇宙中的一切事物都是由虚空和原子构成;原子是客观实在,虚空是非客观实在。亚里士多德(Aristotle)的“实体论”指出,实体是形成万物最基本的元素,其现实意义上是个别物,形成实体才具有现实的个体性。柏拉图的“理念说”把苏格拉底的“善外化为世界本原,至善即理念,并把事物中抽象出的一般概念上升为万物本质”。新柏拉图主义者、基督教教义之父(布鲁诺·鲍威尔赞语)斐洛·尤迪厄斯(Philo Judeaus)⑦认为基督教是由圣父、圣子、圣灵组合构建的“圣三位一体”,至高无上的上帝是“一”,象征神(不可名状且高于一切)的理性和智慧,是创造世界的工具。与艾菲斯学派强调变化不同,爱利亚学派(如巴门尼德、麦里梭)则认为“不变才是一切真正的核心”。如克塞诺芬尼(Xenophanes)批判希腊神话中“神人同形,人神同性”,提出“神是一”的主张。当然,这种逻辑论证的方式带有明显的“诡辩论”的倾向。

  确切地讲,“毕达哥拉斯学派的学说的创立、内容及其演变,是古希腊哲学史上最复杂的现象之一;许多著名的哲学史家认为要将这些问题讲清楚几乎是不可能的。”[6]不确切地讲,毕达哥拉斯学派与同期希腊其他哲学学派的分歧在于,对世界本原的认识是“有定形”(宇宙天体之间是和谐的)还是“无定形”(宇宙诞生之初是混沌状态)的差别。显然,我们对毕达哥拉斯学派的研究还有待深入,但是,以学派意识、观念史学、思辨精神介入古希腊哲学的研究有望重新开启智慧的大门。

  当然,通过比较研究毕达哥拉斯学派与其他学派的分歧,不仅可以更好的理解西方哲学视域下的世界本原;同时对于古希腊各个学派之间的差异进行论述,会为我们呈现一个相对系统而全面的希腊哲学谱系。

  ①毕达哥拉斯学派是集政治、科学、宗教于一体的学术流派,聚集了众多数学家、哲学家、天文学家、物理学家、音乐家等。具有代表性的人物,诸如毕达哥拉斯、希凯塔俄(Hiketaos)、佩德罗斯(Petros)、菲洛劳斯(Philolaos)、欧律托斯(Eurytos)、阿尔基塔(Archytas)等;这一学派持续时间约在公元前6世纪至公元3世纪。新毕达哥拉斯主义则带有更加鲜明的宗教色彩,其思想来源综合了学园派(柏拉图)、逍遥学派(亚里士多德)和斯多葛学派(芝诺),并把毕达哥拉斯的思想导向神秘主义领地。

  ②毕达哥拉斯学派对于数(数作为一种创造力和生成力)的研究并非停留在使用功能层面,而是具有认识论意义,甚至把“数”神化为“神”,用来探寻宇宙奥秘和世界本原。日、月、星等天体体现着“数的和谐”,遵循着均圆形(最完美的平面图形)的运动轨迹周而复始。毕氏进而把自然数区分为奇数、偶数、质数、完全数、平方数等。

  ③毕达哥拉斯坚信“一切数均可表现成整数与整数之比”。然而,希帕索斯(Hippasus)发现√2这一无理数(无限循环)之后,则颠覆了毕氏所缔造的一切数量关系均存在整数之比这一科学神话,进而造成了史上首次“数学危机”。

  ④普洛丁是新柏拉图主义创始人,古罗马时期的唯心主义哲学家,著有《九章集》。他确立了“美”是艺术创作与价值的评判标准;同时他否定现实基础崇尚客观理性,标榜精神弃绝物质,侧重神学精神轻视社会实践的文艺思想把柏拉图的“理念说”导向神秘主义,不仅启蒙了中世纪以奥古斯丁和托马斯·阿奎那为代表的神学唯心主义美学思想,更影响了浪漫主义和唯美主义艺术。

  ⑤米利都学派产生于爱奥尼亚地区,是古希腊最早的哲学流派。该学派哲学家泰勒斯被推举为“哲学史第一人”。他首次提出“世界的本原是什么?”这一对万物开端和本质具有终极追问的哲学命题。而在此后智者派的普罗泰戈拉(Protagoras)因转向关注城邦生活,撇开了对世界本原的探寻。此外,泰勒斯以理性主义精神和朴素的唯物主义原则提出“万物源于水”和“万物有灵论”。然而,“灵魂使一切充满生机”的思想在被极度神化的过程中走向了巫术化。

  ⑥由于亚历山大帝国的分裂,战争频繁,社会动荡,辉煌雄壮的希腊文化在经历悲剧精神所生发的繁盛时代之后步入了平庸时代。希腊哲学也由此进入衰退期,但是依然出现了三个被黑格尔称作“自我意识的哲学”流派,即伊壁鸠鲁学派、斯多葛学派和怀疑主义。

  ⑦斐洛是希腊化时期的犹太教哲学家,他的思想链接了希伯莱文化、希腊文化、基督教文化。他坚信上帝真理是各种哲学共同的思想基础,具有普世性;并且知识只能来自无意识的状态下蒙受神的启示;神创世正是凭借“逻各斯”(Logos)从物质的混沌状态整理出的秩序世界。在有关创世七日中,他对数字“七”的讨论涉及折衷了神学信仰、哲学思辨和数理象征的新毕达哥拉斯主义(如菲古鲁斯、索提翁、摩德拉图斯等)和梭伦(Solon)、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柏拉图等人的思想。

  [1]【法】让·布伦著,傅勇强译,《苏格拉底》[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年。

  [2]【法】若·弗·马泰伊著,管震湖译,《我知道什么:毕达哥拉斯和毕达哥拉斯学派》[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年。

  [3]黄颂杰、章雪富,《古希腊哲学》[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

  [4]【俄】瓦西里·康定斯基著,查立译,《论艺术的精神》[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

  [6]汪子嵩、范明生、陈村富、姚介厚著,《希腊哲学史》(第一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年。

  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兼任北京师范大学基督教文艺研究中心研究员。